有一件事想了很久,不吐不快。
  常見報刊上或會議上介紹某人時,或在名片上印頭銜時稱: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甚至追悼會上也不忘加這一條。這個“津貼”施行於20多年前,那時知識分子待遇一般,生活拮据,於是為一部分精英人才發津貼,有重視知識、重視人才之意,後延續下來。不想這倒使一些人用來做了終身誇耀的資本,動不動就“我享受國務院津貼”。事情雖小,卻關乎價值導向和社會風氣。
  津貼是什麼?就是生活補助。一個有自尊心的人很少要人補助,如果真拿了別人或政府給的補助也會心懷忐忑,低調處事,加倍工作。現在反過來了,把“津貼”掛在嘴邊,印之名片,顯於報章,足見其淺。此現象文科多於理科,而猶以書畫界為最。就像某一級首長,在單位吃小竈,出門坐小車,這本是一種生活、工作待遇。如果每開會或印名片,都要稱:享受小竈、小車者某,這成何體統,他還算個首長嗎?
  記得前些年,有大學教授寫了一書稿,投之某出版社,數月無回音,便寫信去催問。內容只一句話:某日寄去某稿,不知下文如何。下麵的落款倒有20多個頭銜,包括“享受津貼”,占了大半頁紙。那個編輯也有水平,先用大半頁紙照抄了這20多個頭銜,再呼某某先生,正文也只有一句話:“水平不夠,恕不能用。”想來這編輯回信的當時,內心一定盪起強烈的厭惡與輕蔑,他指的水平當不只是文稿的水平。
  記得當年我在基層當記者,跑鄉村學校。那些最基層的鄉間知識分子生活困難,窘迫拮据。縣裡重才,就特批給一些老教師每逢重大節日可享受二斤豬肉的供應。但我從未聽到過哪個教師自我介紹:享受豬肉二斤。居裡夫人是唯一得過兩次諾貝爾獎的女科學家,但她從不拿這個獎說事,還把金質獎章送給小女兒,在地上踢著玩。無論大的還是小的知識分子,無論做事還是學問,一個最基本的素質就是腳踏實地,不欺世盜名。
  我們常說,知識分子是國家和社會的精英。精英者,思想之精,品德之英,然後又學有所專,能沉下心來做事情,做學問,為社會之脊梁,公民之師範。區區津貼,念念不忘,也要挪做虛名,非知識精英之所為。國要強,先強國民;國民要強,先強精英;精英尚如此,泡沫何其多,國事實堪憂!我們常批評世風浮躁,怨青年人不成熟,文藝圈太浮淺,幹部少學識等等。殊不知精英之浮,才真正是社會的危機。知識分子如何對待名利,實值深長思之。摘編自《人民日報》12月8日文/梁衡  (原標題:享受津貼當頭銜精英豈可慕虛名)
創作者介紹

舞台劇

uauukddoud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