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S ir揚言
  (第1518期)
  廣州市政府正在啃兩塊豬骨頭。一塊是垃圾分類,另一塊是批發市場新一輪的升級改造。批發市場的改造都記不得是哪一年的話題了,基本的結果就是熱鬧一陣無功而返。
  南都的這條報道讓人心酸。沙河大街的金馬國際服裝城,一對搬運工夫妻凌晨5點就要起床,如果貨多凌晨兩三點就要起床。夫妻兩人每天手挑肩扛,繁重的體力活要持續到下午服裝城關門後。如此辛苦妻子表示一天只能掙二三十元,而去年生意最好的時候,每天最多也就賺150元。但是這工作也不是你願意吃苦就能幹的,報道說,夫妻倆共用著一件寫著號碼的藍色工作馬甲和拖車,這兩件東西花了他們近2萬元錢。因為沒有了這件馬夾就沒有合法進場的資格。而且每個號碼每個月還要交200元的管理費!這對外地來廣州落腳謀生的夫妻搬運工的生存狀態,就是批發市場內社會底層的一個縮影。
  看到這個縮影,我幾乎不忍心再提廣州的批發市場升級改造的話題。因為一旦升級改造,這對苦命夫妻可能會連這個辛辛苦苦地拼生活求生存的機會都沒有了。當然,邏輯告訴我們,這對苦命夫妻的生活圖景同時也該會是另一幅生活圖景的鏡像——— 那些收兩萬元發一件搬運工馬甲的人或人們應該會過得很幸福。廣州1260個批發市場該有多少個這樣的搬運工?兩萬元一件的搬運工馬甲每年可以發放多少件∪綣闃蕕�1260個批發市場都升級為市內展廳郊區物流的模式,不但汗流浹背拉小車的搬運工會失去養家糊口的機會,發馬甲的人或人們也會同時失去“幸福”的機會。
  據說廣州的1260個批發市場養活了500萬人。我對這個數字之巨大是存疑的。廣州只有1600萬人口,難道真有差不多1/3的人靠批發市場為生?不過哪怕就是打個五折,250萬人也夠嚇人的了。如果這新一輪的批發市場升級改造要投票的話,我估計這250萬人沒有多少人會投贊成票。批發市場林立帶來的交通堵塞、火災隱患、大片老城區建築住改倉、社會秩序混亂甚至容易引發群體性事件等巨大問題,都只是場外的事情,而場內最好還是保持現狀,我從微博上對這事的議論完全感受得到改造推行的“亞歷山大”。
  從總體思路上來看,用市區展場郊區貨場的人貨分流方法,對批發市場去其弊留其利是非常合理的。假如不是置身其中的“地主”、商戶或者搬運工,站在觀察者的角度看,狹小的老城區裡頭批發市場林立,大量貨物進進出出,基本靠小推車,無論如何這都是難以為繼的事情。所謂面面俱到的良策實際上是不存在的,要做的也只能是選擇題:要麼批發市場全部搬遷出去,要麼只把貨遷出去,把人和市場的人氣留下。
  而從操作層面看,這事要顯得複雜得多。“地主”不乾怎麼辦?商戶不乾怎麼辦?要花兩萬元買馬甲求辛苦資格的搬運工怎麼辦?換言之,人不分貧富也不分官商,只分場內場外。場外的不一定就齊心協力要推進批發市場升級改造,而場內的則一定會結成利益共同體,對改造進行或溫和或強硬的抵抗。
  廣州市政府正在啃兩塊豬骨頭。一塊是垃圾分類,面臨的挑戰是民眾千百年來形成的垃圾處理習慣,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另一塊就是批發市場新一輪的升級改造。利字頭上一把刀,把把利刀組成的尖刀陣就看這次破不破得了。批發市場的改造都記不得是哪一年的話題了,基本的結果就是熱鬧一陣無功而返。希望這次的結果有所不同,哪怕只是一點點進展。□陳揚  (原標題:改造批發市場,希望這次有進展)
創作者介紹

舞台劇

uauukddoud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